幼儿园活动

? ?

? ? ? ? ?如此入园,构建安全感




引导语:

新生入园,老师可以观察孩子的兴趣爱好,通过游戏化的互动方式,尝试融入孩子的世界,帮助孩子构建安全感,顺利度过入园焦虑期。在面对陌生的环境,陌生的群体中,我们既不强迫孩子咬紧牙关对抗恐惧,也不任由孩子一味放弃而逃避挑战,接纳孩子的情绪并尊重孩子的选择,引导孩子直面内心的真实感受,陪伴和帮助孩子继续向前。


入园第一天早晨,姥爷抱着欢欢来到教室门口,老师高兴地跟他们打招呼,欢欢却将头埋进姥爷怀里,不回应,也不肯进班

老师说:“欢欢你看,你的好朋友乐乐在班里吃早饭呢,你们来一起吃吧!

乐乐是欢欢在亲子园时的好朋友,也是第一天入园。欢欢向教室内看了一眼,又迅速趴到姥爷肩膀上,不说话。
“欢欢,你看,老师这里有一辆小汽车,让小汽车陪着你一起吃饭好吗?”老师拿出提前放在兜里的小汽车开始新的尝试。欢欢却不为所动,不但不同意进班,还哭了起来……
“哦,欢欢......"老师连忙安慰,因为姥爷始终陪伴左右,欢欢平静了下来,透过他看向室内的眼神,老师知道他是在用沉默的方式表示“想吃”,只是不肯进班。
“欢欢,你看,天井有很多小汽车,咱们去天井吃饭好不好?”欢欢没有拒绝,老师就拿着早餐和欢欢一起来到天井。这时,欢欢终于离开姥爷的怀抱,但是要求姥爷必须在一旁陪伴。吃了几口饭,又哭了起来……


这时,乐乐吃完早饭了,作为汽车迷,开车可是他的最爱!于是,乐乐和W老师一起来到天井。

“欢欢,你也在这儿呢。” 面对好朋友的问候,欢欢头一扭、眉一皱,不发一言。
“那你先吃饭,我们先去玩会儿小汽车了。
乐乐选了一辆红色的警车,W老师选了一辆特别小的车,开始玩赛车游戏。W老师信誓旦旦地找乐乐比赛,说自己肯定得第一,结果却一败涂地……乐乐每次都高兴得哈哈大笑,笑声似乎也感染了欢欢。欢欢忘记了哭泣,认真观察着赛车战况,注意力完全被游戏吸引
W老师趁机问:“欢欢要玩车吗?”欢欢很爽快地答应了,但脸上依旧是“你别理我”的表情。
两人赛变成了三人赛,W老师依旧保持着最后一名的稳定成绩。渐渐地,两个好朋友开始乐呵呵地交谈起来,很享受并列第一的自豪感与优越感。接下来,游戏内容更加丰富起来:消防员救火,警察抓坏人,加油站加油,洗车站洗车,开车上“京承高速”……两个小朋友不断转变着角色,W老师也不断地配合他们的游戏。
游戏过程中,W老师和欢欢的主动交流并不多,只是保持着安全舒适的距离,慢慢地,欢欢开始跟老师交流起来……

第二天,欢欢允许姥爷在门厅等候了。


第三天,欢欢已经不需要姥爷陪园了。

随着欢欢对班级老师和小朋友熟悉,小家伙开始偶尔捉弄起W老师了,W老师顺势和他进一步交流,关系逐渐亲密起来,经常可以看到欢欢趴在老师后背上,腻在一起。
虽然对班级的其他老师,欢欢依旧是陌生人的姿态,但是,在入园这件事上,他已经迈出了自我舒适圈的一小步,与曾经陌生的W老师开始愉悦地相处。而这一小步,让他对陌生环境/陌生人的潜意识认知悄然发生着变化,仿佛他的心灵之门打开一个小缝,让一束温暖的阳光照了进来,相信在不断的呵护和交流互动中,这束光会散发出更多五彩的光芒。




小结

在陌生的环境里,面对陌生的人群,幼儿会建立一个自己感觉安全的范围,他会天然地和陌生人保持距离。于是初入园的欢欢,愿意躲在姥爷的怀抱中,因为那里是给他安全感的港湾。此时,过于热情的互动交流对他来讲是有压力

如何能缓解欢欢的不安全感,帮他在新环境中找到自己的安全范围呢?一起入园的乐乐是一个很好的助力。

首先,乐乐和欢欢是好朋友,对欢欢来说,乐乐是熟悉的,有助于消除一些环境的陌生感。

其次,乐乐和老师的赛车游戏吸引了同样喜欢玩车的欢欢,熟悉的游戏,进一步消除了欢欢的紧张感。

第三,赛车游戏中,老师扮演弱小的角色,以最后一名的状态,让欢欢、乐乐一直并列第一,成为更有力量的一方。当孩子感觉到自己在掌控游戏的进展时,他会进一步积极的思考和探索,曾经的焦虑、紧张,在这样快乐的游戏过程中,会慢慢消除。

老师正是通过这种润物无声的方式,帮助孩子逐步重建安全感和亲密感,顺利融入到新的环境中,让幼儿园成为他走入社会后第一个值得信赖的安全环境。